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 >哈罗德·布鲁姆:读书前,先清除掉头脑里的陈词滥调

哈罗德·布鲁姆:读书前,先清除掉头脑里的陈词滥调!

发布日期:2019-11-05 18:52:40 查看次数: 2740 

核心提示: 撰文 | 张进今天要为你推荐的,就是哈罗德·布鲁姆的《如何读,为什么读》。哈罗德·布鲁姆是当代最重要的批评家之一,当地时间10月14日在纽黑文的医院去世,众多媒体发布了相关报道。哈罗德·布鲁姆是个对阅

张进

今天我想向大家推荐哈罗德·布鲁姆的《如何阅读和为什么要阅读》。哈罗德·布鲁姆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批评家之一。当地时间10月14日,他在纽黑文的一家医院去世。许多媒体都发表了相关报道。

任何读过他的书——甚至是书中的一章——的人都应该有这样的经历:布鲁姆确实是一个热情的读者。也许“热心”这个词太保守了,应该用它来代替。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他对作品的评论,阅读他的话会很容易让你点燃阅读的欲望。

哈罗德·布鲁姆是一个有明确阅读原则的人。当然,“阅读”的扩展也包括“批评”。哈罗德·布鲁姆反对流行的批评理论,如女权主义批评、拉康的精神分析、新历史主义批评、解构主义等。,提倡以“自我提升”为目标的审美阅读。至于如何阅读,他在《如何阅读,为什么要阅读》中提出了五个原则。第一个是清除你头脑中的错误修辞。换句话说,在阅读文学时,他们拒绝用各种学说和价值观来衡量它,而是用“整个人”来用心感受它。其他原则也很有启发性。

昨天,还有两个更重要的文化新闻。一个是美国评论家哈罗德·布鲁姆的死亡。另一部是布克奖获奖作品的出版,即加拿大小说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的《证据》和英国小说家伯纳丁·埃瓦里斯托(Bernardine evaristo)的《女孩、妇女和其他人》。

阿特伍德近年来一直是诺贝尔奖的热门候选人。改编自她的作品《女仆的故事》的电视剧也使阿特伍德成为目前最著名的作家之一。这部电视剧有如此大影响力的部分原因是,女佣的故事涉及极权主义、女权主义和其他问题。证据是女仆故事的续集。

另一部获奖作品《女孩、妇女和其他》的作者是英国的一名黑人妇女。这本书还讲述了黑人妇女的故事,也涉及到性别取向的问题。

这两部作品的内容都与当前社会关注的各种热门话题有关,如意识形态、民族观念、妇女权利等。无论这是他们获得布克奖的众多原因之一,我们都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然而,基于合理的推测,这种影响可能存在。至于布克奖,它在世界上有着广泛的影响,这个选择可能没有错。它可以促进读者思考社会问题,扩大奖项的影响力。但是作为读者,我们应该从工作中涉及的社会问题中去阅读,以便更好地获得这些观点和意识形态吗?如果我们就这个问题征求哈罗德·布鲁姆的意见,他可能会暴怒或不屑一顾。

作为当今最重要的文学批评家之一,哈罗德·布鲁姆有自己明确的阅读原则。他认为富有想象力的艺术,也就是文学作品,应该从审美的角度来阅读,他还说,“审美只是个人的关注,而不是社会的关注...只有审美力量才能渗透经典,这种力量主要是一种混合力量:熟练的形象语言、独创性、认知能力、知识和丰富的词汇。”

他反对许多流行的批评理论,如女权主义批评、拉康的精神分析、新历史主义批评、解构主义等。“因为这些批评概念...特别重视社会和文化问题”,这与布鲁姆的阅读审美理想相冲突。在布鲁姆给西方经典译者的前言中,译者指出萨伊德在比较福柯和布鲁姆时,正确地指出前者福柯关注“文化世界”,而布鲁姆关注“艺术世界”。然而,文学应该更艺术化还是更文化化一直是诗人和小说家争论的焦点。

在审美阅读的原则下,布鲁姆给出了他认为合适的阅读方法和理由。

《如何阅读,为什么要阅读》,作者(美国)哈罗德·布鲁姆,译者:黄灿然,出版社:译林出版社,2011年1月

为什么我们要读书?布鲁姆说:“我们读书...来增强我们自己,了解我们真正的利益。”这种增强应该是多方面的。在阅读一本书的过程中,我们可能获得知识和意见,但更重要的可能是审美经验、对复杂人性的理解和自我内在认知的提高。基于这一阅读目的,布鲁姆给出了几种阅读原则。

第一个是清除你心中的虚伪。

换句话说,不要把某个教条或特定的文化视角放在文学作品上。

第二点是:不要试图通过你的阅读内容或阅读方式来改善你的邻居或邻居。

阅读应该指向“自我完善”。

第三个与第二个相关,即学者是蜡烛,所有人的爱和愿望都会点燃它。

虽然阅读指的是“自我提升”,但如果你成为一名真正的读者,你将成为他人的灵感来源。在这里,布鲁姆以自己为例。作为一个非常个人化的读者,他以自己的方式影响他人。虽然许多人反对他的批评,但他的一些书在美国很受欢迎。

第四是:要擅长阅读,我们必须成为一名发明家。

为了创造性地阅读,一个人应该相信自己的才能,不要以任何批评标准为标准,因为“美学没有绝对的标准”。但同时布鲁姆也提醒读者,这种创造性的阅读,这种可以被自己信任的资本,只有经过多年的深入阅读才能实现。

最后一个是:寻找讽刺。

讽刺是许多伟大作家极其重要的表达方式。布鲁姆认为,意识形态对理解和欣赏讽刺的能力尤其具有破坏性。因此,他将反讽的恢复视为一种阅读原则。如果你想理解艾米莉·狄金森和托马斯·曼这样的作家,你就不能不理解他们的讽刺而理解他们的作品。

张进

编者|俞雅琴

校对|翟永军

pk10注册送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