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 >环球论坛│脱欧危机加剧英国的“不可治理性”

环球论坛│脱欧危机加剧英国的“不可治理性”!

发布日期:2019-11-03 10:54:08 查看次数: 3384 

核心提示: 9月24日晚,菏泽市乡村振兴工作宣传推介会召开。菏泽市政府、山东省外办与日、韩、泰三国驻青岛总领馆及机构代表等出席活动。菏泽市副市长王卫东在推介会上邀请各国代表一同观看了菏泽城市宣传片。25日上午,泰

□杨芳,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9月24日,英国最高法院裁定约翰逊政府关闭议会违反了法律。下议院议长布尔考迅速要求议会复会。反对派领导人科尔宾要求约翰逊下台。英国广播公司称这是近几十年来英国最大的宪法危机。最近,英国杂志《经济学人》也发表了一篇文章,说一个幽灵正在困扰发达国家。这是“无法控制的”。其中,英国被列为典型案例。所谓的“不可治理”到底是什么意思?《经济学人》用许多维度来解释:政府难以稳定和有效运作,政治规范被打破,公众的大规模示威和抗议不断增加。

9月24日,在英国伦敦,“反英国退出欧盟”非政府活动家吉娜·米勒(前中心)在英国最高法院发表演讲。

英国最高法院提供的这段视频截图显示,英国最高法院院长布伦达·黑尔(Brenda Hale)在英国伦敦当地时间9月24日宣读了判决。英国最高法院24日裁定,鲍里斯·约翰逊首相要求议会休会五周是非法的。约翰逊在8月底提交了议会休会请求,并得到了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的批准。“反英国退出欧盟”非政府活动家吉娜·米勒向英国高等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官裁定政府要求议会休会是“滥用权力”。高等法院于6日驳回了申请。在保守派前总理约翰·梅杰和几个反对党的支持下,米勒随后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最高法院于17日开始审理此案。□新华社/美国

在英国退出欧盟危机中暴露出来的英国的“不可治理性”首先表现在政府日益不稳定。

作为议会之母,英国曾经以稳定的两党制而闻名。从1979年到1997年,保守党执政18年,然后“新工党”连续执政13年。在2010年的选举中,卡梅伦领导了保守党,保守党是最大的政党,但没有获得多数席位,在与中右翼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ic Party)的战争后被迫组建了第一个联合政府。2015年,卡梅伦赢得连任,保守党组建了自己的内阁。然而,由于英国公投决定离开欧洲,他很快在2016年夏天辞职。特里萨·梅(Theresa May)后来上台,在2017年年中的早期大选中失去了议会多数席位,并组建了一个少数派政府,该政府只有在执政的朋友党dup(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的支持下才能继续执政。由于离开欧洲的僵局停滞不前,梅也被迫提前下台。继任的约翰逊总理一上台,就因补选失败、议会叛逃和叛乱而完全失去了他的多数党地位,甚至冒着遭受百日痛苦的风险。

英国“不可治理”的第二个表现是政府变得越来越“不活跃”,甚至难以通过正常运作所需的基本政策和法案。

首相梅和欧盟达成的协议在下议院被否决了三次。约翰逊上台后,他尽最大努力宣布他对强硬的英国退出欧盟的立场,“不管有没有协议,他都将如期于10月31日离开欧洲。”为了减少议会对其管理的阻力,约翰逊在秋季复会前申请暂时关闭议会五周,并得到女王批准。议会针锋相对。在秋季复会后的短短一周内,它通过了一些法案,如议会领导英国退出欧盟进程,阻止政府未经同意就离开欧盟,甚至否决了约翰逊要求提前选举的动议,使其陷入两难境地,难以治理。

英国“不可治理性”的第三个表现是,政治制度的系统性混乱导致了政府决策的无效性和“偶然或任意”的政治实践过程。

英国退出欧盟引发的最高法院、议会和政府之间的激烈对抗就是最新的例子。英国是一个君主立宪制国家,名义上三权分立,司法、立法和行政权力相对独立。然而,传统上,英国首相拥有很大的权力,作为政府首脑,他拥有唯一的行政权力。作为议会中最大政党的领袖,他与议会分享立法权。2009年之前,议会上院相当于英国最高法院,司法秘书既是内阁成员又是最高法院院长。布莱尔政府改革上议院后,为了司法独立,最高法院被剥夺了权力。但是今天,约翰逊不得不采取不寻常的“关闭议会”的步骤来驱逐欧洲。他的反对者反对最高法院的裁决,该裁决是在苏格兰民族党成员的两次上诉下做出的。除了体制混乱之外,英国内阁和政党的政治纪律也濒临崩溃。内阁成员意见不一,议会成员相互反对,两大政党之间的内部分歧变得明显,党内纪律已经失效,失去权威的政府变得更加虚弱。

从表面上看,英国退出欧盟危机是英国失控的主要原因。

2017年11月8日,英国《卫报》曾发表一份分析报告,称英国变得无法治理,但没有人愿意承认这一点。保守党可能“年久失修”,但从全球化到社会差异,分裂英国的问题更为深远。在2016年的公投中,支持留在和离开欧洲的英国人数量相似,差距不到4%。在主流政治圈,亲欧洲和对欧洲的怀疑之间的分歧由来已久。由于两极分化甚至是权力,政府在决策中几乎没有回旋余地,而曾经在政治上受欢迎的超越左右的中间道路是不可逾越的。支持任何一方的极端主义政策都会遭到另一方的强烈反对。

在全球化的新阶段,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兴起是英国“不可治理性”加深的另一个原因

政治权力的地图已经改变了。英国独立党和苏格兰民族党的崛起以及自由民主党等有影响力政党的增加导致了主流政党的衰落。对国家主权回归的强调也极大地影响了主流政党价值观的重塑,导致它们立场的摇摆和两极分化。

从根本上说,关键在于主流政党的政策选择未能回应真正的治理需求。

国家治理需要政党制度来承担负担,但目前出问题的恰恰是英国政党政治:松散、摇摆和分裂……从“赢得选票”而不是解决问题开始,我们希望依靠议会主权和选举制度等所谓的“制度”优势继续发挥主导作用。在选举利益的驱动下,民主程序的所谓“合法性”与实际治理的失败之间的矛盾十分突出,甚至陷入“越合法越无效”的恶性循环。

[作者简介]

杨芳,女,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他主要从事英国和爱尔兰的研究。

[大众日报全球论坛专栏简介]

世界论坛,大众日报的国际新闻评论专栏,于2007年5月19日开幕。该栏目侧重于国际热点新闻的解读,侧重于新闻的深度延伸,通过独家权威新颖的观点、结论性的论证和深入的分析来影响读者,并告知读者“新闻背后的新闻”。“全球论坛”栏目欢迎读者和用户投稿。如果您有任何线索或推荐作者,请拨打热线13964185298(微信)或发邮件至mzamza02@126.com。